首页 快手菜正文

喜欢仙剑四慕容紫英吗?想知道异界的“慕容紫英”在现代的搞笑生活吗?

wangchaowh 快手菜 2021-06-11 04:15:03 4 0

  1.来历不明的男子

  “我说这位大哥,左边的卷没有右边的弧度大啊~还有,还有 ,这个酒红色看起来也太高调了吧~这个齐刘海要到眉毛的位置,不多不少,刚刚好 ,这样既不显得笨拙又不会看起来压抑~”理发店里一位二十出头的女生正喋喋不休的与旁边想要N次撞墙的理发师理论,女孩白嫩的脸上,长着一对调皮的大眼睛 ,眼帘忽闪忽闪的,气嘟嘟的鼓着腮帮,性感的嘴唇和微微翘起的小鼻尖 ,使人心生怜爱。旁边已经坐到屁股发肿的女孩起身走了过来,拿起杂志,照着正在巴拉巴拉的女生拍了下去。这一下子还真不轻 ,啪的一声震得全场人都愣住了 。“喂!韩灵溪!你想把我打成脑震荡啊!”女生停止了对发型师的抱怨 ,转身瞪着手里攥着卷成一筒杂志的女生,再看这个女生,芙蓉如面 ,楚楚可人。细长的眉毛下有着一双水汪汪的眼睛,黑色的眼球充满了灵气,鼻子不够挺直但也算精致 ,浅粉色的薄唇微微向上扬着,在典型的瓜子脸衬托下散发着一种非凡的魅力。“臭孟雪,你这个挑肥拣瘦的毛病怎么总是改不掉 ,我看这位大哥做的挺不错的,你这不就是鸡蛋里挑骨头嘛~赶紧给我买单走人! ”可爱女生嘟着嘴不情愿的哦了一声 。出了店门,那个叫孟雪的可爱女生狠狠的掐了下另一个女孩的屁股说:“死灵溪 ,这么暴力,小心文昊不要你!”女生白眼道:“无所谓~他不要我,我就一直赖着你~”孟雪吐了吐舌头说:“懒得理你 ,你就只配做我的侍妾~ ”不过 ,当看到面前的拳头挥向她以后,孟雪忙赔笑道:“好啦,好啦 ,正房给你啦~”看对方满意的点点头以后,孟雪一路小跑了一段距离后,回身喊着:“想得美!”就这样两个人一路上嘻嘻哈哈 ,你追我赶,走着笑着闹着,直到夕阳的最后一丝光线也消失在天边尽头处——夜幕已然降临……

  我是韩灵犀 ,一个二十出头的大二学生。学校里是一个还算低调的人物,身边除了从小一起玩到大的孟雪,几乎都是异性朋友。可能是性格比较爽朗吧 ,所以反倒喜欢男生间的不拘小节 。不过就算这样,我也有和平凡普通女孩子一样的地方,爱购物爱臭美。性格嘛 ,在长辈面前乖巧懂事 ,在死党、哥们面前大大咧咧。长相还看得过去,只是身材有些被胖墩墩的老妈影响,没有什么修长的身段或者傲人的身姿 ,体型微胖(不过看上去还算匀称),个子中等 。因为姑姑姑父在外地做生意,并且不放心他们唯一的宝贝儿子——就是我那个胖的流油但是可爱到爆的弟弟就带着他一起去外地读高中 ,所以我并没有住校而是需要帮他们“看家 ”。(怎么想到了一种动物==)

  告别了孟雪,走在回家的路上。转眼已经是入冬季节,绵绵的雪花缓缓落下 ,偶尔冷风吹来,便漂浮在空中,宛若仙界的神灵 ,翩然起舞 。踩在雪地里聆听寂静的小巷里咯吱咯吱的脚步声,更像是一首催眠曲,让人心如止水、心旷神怡 。走进家门 ,抖落了满身的积雪 ,换上了简单轻松的棉绒睡袍,走到卧室窗前,继续望着窗外发呆 ,在这夜深人静的时候,有谁又会像我一样迷恋着眼前这番景色。路上的行人渐渐稀少,寂静的夜色中 ,路灯下的雪景更是美不胜收。正在我出神之际,只听身后砰的一声巨响打破了我的万千思绪 。什么声音?难道进小偷了?!后背开始有些发凉,身上的汗毛也跟着竖起来了 ,克制住自己发抖的身体,鼓足勇气打算转身观望。忽然想到要是看到歹徒的长相会被灭口,所以我马上用双手捂住了眼睛 ,转身对着死寂一般的空气说:“我家里人马上就回来了,你长什么样子我没看过,所以……你快走吧……”过了良久 ,见再没有任何声响 ,我壮足了胆子,心一横,把手拿开。这一下 ,我就傻了 。

  眼前倒在我床上的是一个身材修长,足有一米九身高的大帅哥啊!!!说是帅,不如说是美 ,是妖。他穿着一袭绣白色花纹的深蓝色长袍,系着白玉腰带,脚上穿着黑色皮靴。碧蓝色的长发用雪白的丝带梳起 ,一半披散,几缕发丝伏在额前,优雅贵气 ,气度不凡 。浓密乌黑的剑眉下,狭长的双目尽显妖魅,鼻若远山般挺直 ,面如傅粉 ,唇色如樱。“瞳凝秋水剑流星,裁诗为骨玉为神。”突然想起这句诗用在他身上有过之而无不及 。这是怎么个情况啊……我张着个大嘴巴站在那里不知如何是好,这不是天上掉下个超级赞的大馅饼吧!在我还没回过神之际 ,他眉头微微一皱,醒了过来。他猛地直起身,用机警的眼神环视着四周。天哪!他的眼睛是蓝色的……“这里是什么地方? ”在我花痴的口水快要流出来时 ,美男子打破了周围仿佛结冰一般的空气 。“额……这里是我家 。”我吸了吸口水,咽回了肚子里,帅哥面前不能丢脸。“你的家?”眉头紧锁 ,蓝色眼眸泛出了阵阵光芒。“嗯,没错 。是我家。 ”我再次确定加肯定。“我怎么会在这里? ”这可把我问糊涂了,该问这句话的人是我吧 。“你问错对象了 ,我也是才回过神来。”又是一阵沉默后,帅哥站起身,走到了我面前。“你好 ,我是蓬莱国的大王子 ,宇文皓轩 。虽然我还没有搞清楚现在的情形,不过深夜打扰,实属无奈 ,还望姑娘多多包含。”额,神马?蓬莱国?王子?!那他那匹白马在哪里?这是在拍穿越片吗?怎么不说一声就借用我家做背景啊!我滴神啊!这么清冽魅惑的美男,别离我太近啊 ,我会流鼻血的!“呵呵,没事啦,你好 ,我叫韩灵溪,你说话不用那么客气,也别那么文邹邹的 ,听着好别扭。 ”突然,灵光一闪,我慌忙跑到书桌前 ,翻到了一本崭新的笔记本 ,随手拿起旁边的记号笔,转身过来色迷迷滴说:“那个……我看你这气质不像是一般人呐,不过又没在媒体前曝光过 ,你一定是新人吧?我看好你哦~你比电视上那些明星好看多了,哪家公司发掘的?先给我签个名吧,我打赌你以后一定会红到发紫~”一大车的炮语连珠后 ,那个叫宇文皓轩的显然是被搞的更糊涂了 。“抱歉,韩小姐,我不太了解你的意思。”“嗨!什么韩小姐啦~叫我灵溪就好了。 ”大帅哥点了点头“好 。”就这样 ,我们又开始石化般僵在那里,最后我清了清嗓子问道:“那个,你饿不饿?要吃什么吗?”他摇了摇头 ,突然好像想到了什么,自言自语着:“不好!皓南有危险! ”他突然坐在床上,双腿盘起 ,气运丹田 ,双手张开在空中挥动出三百六十度圆圈 。我就这样呆呆的看着他,像是在看哪集武侠片中的剧情,过了很久不见任何反应 ,顿时我的额头冒出三条黑线……这么棒的帅哥竟然是个疯子……我看他焦急紧张的样子不免关心起来:“怎么了?是不是有什么事?需要我帮忙吗?”他抬起头,灯光下他的双眸炯炯有神,刚毅正直 ,那一刻,不知道为什么,心底里已经放下了对他的所有芥蒂。“灵溪小姐 ,我有个弟弟叫宇文皓南,刚刚我们明明还一起并肩杀敌,结果与敌人交战中被一束光击中就没了知觉 ,醒来就出现在这里。所以我想我的弟弟应该现在很危险,可是在这个地方我的法术一点反应也没有 。”这演的是哪出戏啊,我一时间被搞糊涂了 ,四周望望 ,没有摄像机啊,在掐掐自己的胳膊,没有做梦啊 ,什么杀敌什么弟弟啊?“我是很想帮你,可是我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啊。我们都不清楚你是怎么过来的,所以一时间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帮你回去。你家住哪里啊?哪个区?哪条街? ”“我们是赫赫有名的蓬莱国 ,这里是哪里,为何环境同我的国家相差甚多?”赫赫有名?开玩笑……对了,百度一下……说着我拿出电脑熟练的打着字 。他在旁边傻傻的站着 ,嘴里不自觉嘟囔着:“这是何物?好神奇!”我难以置信的看着面前的帅哥,他是不是脑袋出了问题。百度的结果可想而知,并无任何可用信息。呼了口气 ,我安慰道:“我也知道你很着急你弟弟,不过现在的情况是急也没用了 。有因必有果,我想你能莫名其妙的来 ,以后也肯定可以回去的。所以 ,如果不嫌弃,你就先住在我这吧。毕竟这是你的降落地,说不定回去也会在这里 。我会再想办法的。 ”说了一连窜的话 ,也不知他反应过来没,看他的样子不像是装出来的啊。算了,如果他是精神病 ,他的家人一定会四处找寻他的下落,而且把这个来历不明的帅哥养在家也不是什么坏事嘛~哈哈~

  2.金屋藏娇

  相处下来才发现似乎他真的不是装出来的:他不知道马桶是上厕所用的,差点当成了洗手池;也不知道拧动水龙头会出水 ,而是四处寻找河流湖泊;电话声响会惊得他一个踉跄,事后追问是什么乐器;不会做饭不会用洗衣机,每天只是坐在我的书桌前翻阅书籍——大都是些文言文或者古典名著……但是 ,他也不是精神不好,却是相当的聪颖 。看完一遍的三国演义,他可以精准的说出每一章节的题目和内容 ,每一人物的体貌特征 ,性格癖好,每一战事的优势缺陷 。经常弄得我瞠目结舌,惊讶不已。“皓轩 ,我发现你真是个军事家啊! ”我打趣道。他眉头一皱,面露不悦,但仅仅是那一瞬间的细微情节就被我快速的捕捉到了 。刚想继续说下去 ,这时候,门外传来了清脆的敲门声。“灵溪!”糟糕!是文昊!文昊是我如假包换的男朋友,就在大家使出浑身解数与考试奋战的高三 ,我们在一起了。这场不明智的恋爱换来的当然是双方父母以及朋友们的极力反对,不过当时的我们犹如君子之交,平淡如水 ,在没有影响任何事情发展的情况下得到了众人的默许,到现在大家也还是很疑惑为什么这两人这么猴急的在一起,却又如此有耐性的保持着适当的距离 。最后是以两人同时考上了一所理想大学而成为了身边人们传颂的佳话。大学以后的生活没有丝毫的波荡起伏 ,在别人眼里我们是最登对的夫妻 ,男才女貌,门当户对。大学期间文昊更是对我呵护有加,百般照顾 ,让我享尽了作为恋爱中的女人应该享受的幸福与荣耀 。文昊是个阳光开朗的青年,干净利落的毛寸头下一张方正的精致脸庞,肤色如雪 ,眉目疏朗,唇红齿白,清新俊逸。“来者何人?报……唔……”我赶忙捂住高声喧哗的皓轩 ,什么来者何人啊,他这样大声叫喊,我就快要“前无古人 ,后无来者 ”了!“喂,拜托宇文大侠不要添乱了好不好!你躲在卧室别出声啊,我去打发他离开!”不久又传了几声沉闷的敲门声。“来啦 ,来啦~”开了门 ,俊朗的面孔引入眼帘 。“昊,你怎么来了? ”我有些心虚的问,双手还不忘搭在门的两边 ,整个就一人形屏障= =!“周末休息不来找你,让我找谁去~知道你这丫头一到周末就爱宅在家里胡乱吃东西,所以就买了食材过来做给你吃咯~”说着文昊便自然地拉过我的手 ,走了进来。边走还边说“不注意吃东西,胃坏了就不好治了。”言语之中无不尽显宠溺之意 。我木木地哦了一声,突然恍然间想到什么 ,忙笑着说:“哎呀,和管家婆一样,一个大男人怎么每次都做娘们的事 ,东西放下吧,以后留着你没来时候我自己做着吃 。我们出去吃吧,好久没有一起出去约会了。 ”我佯装撒娇的嘟着嘴。文昊却反倒得寸进尺 ,坏笑着说:“我不娘们 ,谁照顾你的胃呀~谁关心你的身体健康啊~出去吃不卫生的,老公的手艺你又不是没见识过,还怕不好吃吗?”“不嘛不嘛 ,人家要出去玩~”我小鸟依人般拉着他的胳膊死命的摇摆 。“好啦,好啦,败给你啦~走吧 ,出去吃~ ”在这个小女人面前任他是金刚不坏之身也要融化了,文昊宠爱的用手托起我的下巴,身子也慢慢靠了过来 ,轻轻的在我的脸颊啄了一口。看着我绯红的脸,眼里充斥着浓浓的挥散不去的爱意。将食材放到冰箱后,我们准备出门 。正在我庆幸逃过一劫的时候 ,卧室的门毫无预兆的开了。

  我和文昊同时将在了玄关处,文昊更是不可置信的表情看着这个从我的卧室走出来的男人。我的脑袋已经嗡嗡的不听使唤了,任我心里百万次的告诫自己要保持清醒 ,意识还是陷入一片混乱的状态 。文昊深吸了一口气 ,这种男人只可能出现在书里,游戏里,怎么可能出现在现实生活中?!任他是这个世界任何那个国家的国民都不符合逻辑啊!四周静的不像话 ,我可以清楚的听到自己的心跳,简直像一个发了疯的鼓手咚咚咚的一下下狂捶乱击。“放开她!”竟然是美男子先打破了宁静。放开?他是指文昊搭在我肩上的手吗?文昊额头的青筋爆出,搭在我肩膀的手纹丝不动 ,另一只手却握紧了拳头,呼吸也变得不再规律 。惨啦!我看出事情不妙,忙挣脱了文昊的手臂 ,走上前强颜欢笑道:“哥~你怎么出来了,不是叫你老实呆着吗?一会舅妈就回来了。”“哥? ”两人同时发出了疑问,我便顺水推舟说:“他是我舅舅家的儿子 ,刚留学回来,和我舅他们来这边旅游的。他叫……恩……楚皓轩 。 ”“楚皓轩?”又是异口同声的质疑,擦掉额头冒出的冷汗后 ,我继续硬着头皮解释着:“是呀 ,我舅妈和我舅出去逛街,我哥不愿意去,所以留下来了 。我刚刚是怕我们两在这 ,我哥会觉得尴尬,所以才拖你走啦。”文昊似乎还在消化这一连窜的回答,皓轩紧了紧眉头 ,不悦道:“大丈夫行不改名坐不改姓,我是…… ”挨千刀的,还在添乱 ,还是赶快解决面对面的尴尬才好,三十六计走为上计。“昊,我们走吧 。出去再慢慢和你说。”文昊可能还没反应过来 ,乖乖的跟着出了门。关上了门,见身后没有什么异样,顿时舒了一口气 。走在路上 ,文昊一直低头沉思 ,我也紧跟脚步,不敢出声。过了不久,他还是忍不住问:“怎么回事?”我故作镇定:“就是刚刚说的那样啊。 ”文昊一头雾水 。“可是他的穿着打扮还有那种气质 ,和这个社会简直格格不入啊。”“留学回来的嘛,谁知道接受了什么教育理念。”我无所谓的打了个哈气,文昊摇摇头说:“可是他长得根本就不是人啊…… ”我讪讪的问:“什么话啊!那有这样说我哥的!”文昊抓抓头笑着说:“对不起 ,可是真的长得太妖孽了 。真好奇你舅舅舅妈是什么样的。”我心里暗笑,要是让他看到我真正的表哥楚严彬以后就不会这么觉得了。文昊突然用手刮了刮我的鼻子,笑着说:“不过看到你也就不觉得他长那么帅奇怪了 ,看来你们家族基因很好啊 。 ”看着我红润的脸颊,文昊似乎转移了注意力,不再多问 。

  吃了饭 ,逛了街,文昊把我送到了楼下便被我打发回去了。可算是松了口气,揉了揉生疼的太阳穴 ,今天又费了本大小姐多少个脑细胞啊 ,这故事编的,都可以去写剧本了。也不知道皓轩现在怎样,早上的尴尬会不会让他不适应 。匆匆上楼 ,打开房门,客厅的灯亮着——还好之前有大致告诉他各种设施的功能作用和使用方法,不然乌漆麻黑的屋子里 ,视力再好也是不方便的。换了拖鞋,走进了卧室,换上了简单宽松的睡衣后 ,我轻轻地走到对面的卧室门口。敲了敲门,没有反应 。“皓轩?在吗?”天刚擦黑就睡了?他们那边是什么生物钟?见没人答应,我转身打算离开 ,突然门开了。 “有事么?”“额,没什么,就是想问你吃了没有?怎么这么早就休息了? ”突然发现除了大厅的灯开着 ,其他的地方都是黑暗一片的 ,所以我现在也只能靠客厅照射进来的虚微光线和他极有磁性的男低音来辨别他的方位。“哈,这边又没有侍女丫鬟,你说我吃过没? ”他轻笑 ,声音余音缭绕,勾人心扉 。“好,那我就勉为其难充当丫鬟好啦 ,不过高贵的王子最好在我旁边学着点,这样那天我不在,也不会让自己饿肚子啊。”说完我走进厨房 ,打开了灯,一瞬间已经适应了黑暗环境的眼睛不舒服的眯了起来,下意识的我往后退了几步 ,砰的一下我撞到了一个庞大的身躯。慌忙中转身想道歉,结果抬起头正对上他那双妖娆的眼睛,四目相对 ,一时僵在了那里 。定了定神 ,我后退了几步,用几声咳嗽来掩饰早已绯红的脸。他面无表情,静静的站在那里看着我 ,像是在观赏一个表情丰富表现力十足的演员。“咳,看好咯,让你见识一下我的皮蛋瘦肉粥吧!”缓和了下波荡起伏的情绪 ,我开始步入正题 。“皮蛋瘦肉粥? ”他一脸茫然 。“冬天煮一碗热腾腾的米粥,额,就是稀饭是再好不过的了。《周书》上记载:‘黄帝始烹谷为粥。’粥可以增进食欲 ,补充身体需要的水分 。有饭的饱腹之功,亦有菜的美味爽口,也不乏汤的营养开胃。粥既适合做早餐 ,也适合做夜宵。生病的时候来一碗,营养丰富又易于消化 。”他点了点头附和道:“古人云:大音希声,大象无形。大味亦必淡。”是呀 ,如同奢华之后的简朴 ,在阅遍珍馐美味后渴求一碗再平常不过的粥,也是从生活的绚烂中回归澹泊的一种感悟,是人生境界的另一种返璞归真 。真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啊 ,和古人聊久了自己也变得文邹邹了。准备好了食材,我开始边做边为他讲解:“把猪肉切成细丝,加入盐 、胡椒粉、料酒和淀粉拌均匀 ,各个调料上我已经标好了文字注解。然后把皮蛋切成块,锅中放入大米和清水,熬煮至水沸后 ,放入皮蛋 。等粥熬得快要浓稠的时候,放入腌好的肉丝,用筷子搅散。煮5分钟左右 ,嗯,就是差不多一炷香的时间,再加入盐和胡椒粉调好味道。这样就大功告成啦! ”整个过程他都一直沉默着 ,我也尽量不让自己胡思乱想 。为了减轻心里的罪恶感 ,我会一直不断地安慰自己,这种美男,是个正常的女人 ,甚至是一些不正常的男人,都会为之动容的 。

小虫虫的异想生活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